一只名叫洛奈的大曲子

all出久/all金/all叶/all鸣/all泽…
主角受基本都吃


最近在钻A里摸爬滚打,太好吃了

混MHA/家教/海贼/火影/凹凸/ACCA/全职/猎人/驱魔少年…(还有很多不再赘述)



不是太太不是大佬
就是个沙雕
不咕咕

朋友一起嗑粮啊!!!!

是个讲段子比写文写得好,写文比画画画的好的画手

【all出久】身为猫咪的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7)(完结)



再更一下


突然发现没剩多少了我为什么要分两次发wwww



————————————————


在职业英雄的帮助下他们很快锁定了敌联盟基地的具体位置,并且做好了战略部署。

虽然基本上可能性为零,但为了以防敌联盟的人会潜入雄英来把绿谷抢回去,他们还是安排了爆豪留下看守。

一向热爱战斗和胜利的爆豪难得地没有对这个安排提出异议,并且看上去心情甚好。


等众人离开去实施计划了,爆豪便坐到沙发上,把变回猫形原本睡在垫子上睡得好好的绿谷抱到腿上开始撸猫。

他靠在沙发靠背上,眼底有明显的黑眼圈。


原因?

大概是因为他想到自己昨天在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帮绿谷洗了澡吧。

现在想起来简直令人是面红耳赤。


他真诚地希望绿谷恢复原状后不会追着打他。





敌联盟那边也猜想到了绿谷会落到雄英那边的可能性,讨论之下,他们决定让“猫娘”迅速撤离。

因为猫娘涉及的不单单是绿谷的问题,同时还掌握着他们的情报网。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她守住才行。

于是“猫娘”离开了敌联盟,企图跑得远远的,逃离雄英众人的追捕。

只可惜她没想到,雄英这边有口田这样一个可以从动物那里获得情报的家伙。


她没能跑远。


被围在角落里,她思索着如果变成猫自己有多大的几率逃脱。

正在这时,她看见相泽正向自己走来。

很清楚相泽是何方神圣,放弃了抵抗,她最终缴械投降。




迷迷瞪瞪快要睡着的爆豪突然感觉腿上的重量变沉了许多,睁开眼睛,他对上了一双满含震惊的水灵灵的眼睛。

他上下打量着对方,没有猫耳,没有尾巴……啊,没穿衣服。

这是回来了?他心想。


似乎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缓了两秒后绿谷搞清了目前的状况。

又羞又紧张之下,他抬手就在爆豪身上打了一巴掌:“给,给我忘掉!!!!!!!!”







爆豪脸上的指印过了三天才消。


END.


(写,写完啦!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大家!!!!!!


为了下一个故事我还要苟一会儿,问问你们想看“寻找+游戏”还是“幻想乡”?评论区留言,我们下次再见wwwwwww)


明明脑子里那么多脑洞,可我现在只想画画不想写文x

这就是脑洞太富了反而懒了吗?

我偷懒瞎浪但我是个好女孩xx
请你们鞭策我x

【御泽仓】变成我的他和变成他的他

还是沙雕文www


是灵魂互换。

名字加了括号[]的是身体,没加括号的是灵魂


————————————————————

1.

御幸醒来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花了两分钟反应过来这不是梦,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自己正睡在一张上铺上。明明没戴眼镜,看得却是非常清楚。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看到了睡在另一张上下铺的下铺的[仓持]。

所以如果没猜错的话,自己这是进入泽村那个笨蛋的身体里了吧。
那泽村呢?难不成在自己的体内?

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如直接过去看看。
翻身爬下梯子落到地面,路过[仓持]床前时犹豫了一下,想到住在一间屋子里让他知道是早晚的事,便伸手摇了摇他。
在被子里蠕动了一下,[仓持]有些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然后在看到[泽村]的瞬间睁大了眼睛,[仓持]猛地坐了起来,头狠狠地磕在了上层的床板上。

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重新倒在床上,好半天才重新坐直了身体。呆呆地望着[泽村],[仓持]张了张嘴终于发出了声音:“我…不是在做梦吧?”
御幸这下发现了有哪里不太对劲,他有了一种预感,然后试探着询问:“……泽村?”
“是我。”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有点奇怪,这声音并不属于他自己,而是…“诶?怎么是仓持前辈的声音?”

“…所以说现在在我身体里的是仓持吗?”扶住了额头,不知为什么,平时表情大多是笑着的[泽村]突然露出了这种表情倒别有一番魅力。
“你难道是御幸前辈?”迟钝的泽村这才反应了过来。
“对啊,否则还能是谁。走吧,我们去找那家伙。”御幸叹了口气。
真是有够麻烦的。

待二人离开房间后,一直醒着缩在被窝里的浅田缓缓露出了头。
他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


2.
开门放[仓持]和[泽村]进来,奥村的眉头皱紧了些。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泽村没有冲自己打招呼叫“小狼崽”,仓持招牌的“呀哈哈”也没出现,都是一副有点别扭有有些严肃的表情。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吗?

但还是没问出口,他看着二人径直向[御幸]的床走去,然后停在床前,[泽村]抬手一巴掌呼在了[御幸]的脸上。

奥村:??????今,今天的泽村学长真是生猛呢…

睁开了睡眼,有点不爽地想看清是谁干的好事,可御幸0.2的视力可不是摆设,他什么也看不清。
主动递上了眼镜让[御幸]戴上,然后非常满意地看到对方震惊的表情。
“这什么情况?”[御幸]问道,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就是你想的那个情况。”[泽村]的表情已经非常淡定了。
“蠢村?”指着[仓持],[御幸]确认。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又转向了[泽村],“所以你是御幸?”
“没错。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看来短时间内都要这样了。”
“那我们是不是要替对方继续正常的生活?”[仓持]询问。

“就是这样。所以…我可以轻松了!”降了一级的御幸非常开心。
“那我不就糟糕了吗?!”泽村表示自己现在慌得一批。

[泽村]豪爽地大笑着,然后道:“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去参加训练吧。”
然后他就拖着二人离开了宿舍。

房间里剩下的二人面面相觑。

“我们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嗯。”

3.
“喂,”待[仓持]走远了些,[御幸]拉了拉[泽村]的衣角,“你打算怎么办?干等着恢复?”
“肯定要等着恢复,不过没必要干等着吧。”嘴角扬起坏笑,[泽村]掩住唇角,“这可是个帮我们排除情敌的好机会啊!”
对方对泽村的感情,这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你打算跟他们挑明?”
“说什么挑明,只是撇清关系而已。怀有非分之想的,通通退散!”
“你这家伙也太恶劣了吧!”
他们对视,不约而同地开始奸笑。

以前也常常会出现在这两张脸上的表情,不过现在的这个怎么看怎么别有深意。

“喂,仓持前辈,御幸前辈!你们快一点啦!”停下来转身望着他们,[仓持]蹦跳着挥手。
“来了!”[泽村]大声应了一句,然后冲[御幸]坏笑了一下,“你的身体这个样子好喜感啊。”
“啰嗦!”瞪了好友一眼,[御幸]大步走向[仓持]。

“对了,仓持前辈,”垫了垫脚看着[御幸],[仓持]说道,“这么一看你真的好矮啊!五厘米的差距原来这么大的吗?”
青筋瞬间暴起,伸手抓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头,[御幸]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你说什么?”
“好了,到此为止!”把两人迅速分开顺便把[仓持]拉到了身后,[泽村]指了指旁边一脸震惊的路过的棒球队队员,低声说道,“这样其他人会觉得奇怪的。所以说,称呼什么的也快点改过来,听懂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快点走吧。”[御幸]又瞪了[仓持]一眼,然后向训练场走去。

“荣纯君早上好!”三人到达训练场后随后也走了过来,春市友好地打着招呼,“今天没去跑步吗?”
啊,还有这茬。
“没,没有。今天脚有点不太舒服。”[泽村]急忙找了个理由混了过去。
“这样啊。…诶?那个在跑步的是洋一前辈吗?真少见啊。”
[泽村]抬眼看去,果然看到了那个奔跑的身影。

……那个笨蛋!!!

暗自决定回去就把对方好好地修理一通,[泽村]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他大概是想偶尔换换训练内容吧。”
算是勉强混过去了。

只是现在可以不被怀疑,但到了下午的练习时,人们都发现了异常。
不过被发现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看到和[仓持]组成投捕搭档的[泽村]和时不时发出“呀哈哈”笑声的[御幸],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哪里不对劲吧?

“喂,他们这是什么情况?”训练结束,捅了捅浅田,由井小声问道。

浅田选择保持沉默。


4.
“今天感觉怎么样?”等浅田去洗澡了,挨着[仓持]坐下,[泽村]询问。

“高三的内容好难。”一天下来什么也没听进去的泽村长叹了一声,他对功课真的非常不在行。
“哈哈,习惯就好。我就觉得没什么。”
“御幸前辈你当然觉得没什么啦,毕竟降级了!还有,你没有注意到将军今天看我们的眼神吗?他恨不得把我们杀了!”
“不用担心!我想他大概已经猜到是个什么情况了。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
“有意思?!”泽村觉得这个人大概是疯了,“哪里有意思了?!”

“诶?你不这样认为吗?过一过别人的人生,会对对方有更好的了解吧。”也会觉得,离那个人更近一些了,不是吗?
“……我觉得作为仓持前辈的室友,我已经够了解他了。还是说你希望仓持前辈更了解你一些呢?”

“……”
御幸算是明白为什么仓持总会拿泽村练习格斗技了。现在他也想。

然后他就照着自己的想法做了。


回到宿舍的浅田看着地上被[泽村]制服的[仓持],心里暗暗想到:啊,今天竟然是泽村前辈占上风啊。


5.
当初御幸想着自己进入泽村的身体后可以趁机除掉一部分的情敌,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错了。
因为他连谁是情敌都搞不清楚了。
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为什么你们都跟泽村的关系这么好啊?!!

就算是体育课赢球了也不要随便搂上来啊喂,你的手放在哪里?!你看看金丸和泽村关系那么好人家都没动手,你算老几!
为什么会跟女孩子讨论漫画的问题?!一个个的还都来主动卖安利?泽村你是什么漫画宅少女吗?话说一个对感情这么不敏感的男生为什么会看少女漫画啊?!

御幸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虽然经历了各种方面的冲击,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达成目的。
比如他就回绝了两封情书并在回信上多次提及了“我现在想专心打棒球,和我们队长继续一起战斗下去”之类的话,对,和“我们队长”。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小天才。

反观一边的仓持,听御幸说了自己干的事后二话不说先把他揍了一顿,然后第二天他就顶着御幸的身体四处勾搭,并且在[仓持]在旁边时这行为变本加厉,还会摆出一副和对方(尤其是女生)已经相熟很久的样子。

泽村:啊,御幸前辈的人缘竟然还不错?
仓持:……我喜欢的人大概是个傻子。

不过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算真的追到了泽村,自己是不是就要和顶着仓持的脸的泽村谈恋爱了?
御幸打了个寒颤。
仓持思考了片刻,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产生自己在和自己谈恋爱的错觉。

果然还是赶快换回去吧。

6.
睁开眼发现眼前模糊一片的瞬间御幸几乎热泪盈眶。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爱自己的身体。
这么看来泽村他们应该也换回去了吧?
他翻身坐起,几乎迫不及待地想跑去那个宿舍听那个笨蛋用自己的声音叫自己“御幸前辈”了。
可没等他进一步行动,就见[奥村]在睡梦中翻了个身,然后发出了两声低语。
御幸觉得那大概是梦话。
凑近了些,他听清了对方再说什么:

“混蛋御幸快帮我接球!”

7.
御幸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END.

【all出久】身为猫咪的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6)

超短更

为了不牵扯下面的剧情这次的超短(土下座)


——————————————————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面面相觑,每个人脸上都是震惊。

“相泽老师,这是?!”饭田心中已经有了猜想,但他不敢确定。

“敌联盟就算恶趣味,也不会玩重名这种玩意吧。”表情还是非常平静,可相泽内心正躁动个不停,“以前就听说过敌联盟里有个‘猫娘’的传闻,没想到是真的。”

“所以我们下面要想办法把那个猫娘揪出来让她解除个性对吧?”切岛询问。

“……不用那么麻烦。只要让我对她发动个性不就好了吗。”相泽觉得自家学生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我会去请人调查敌联盟目前的基地还有猫娘的相关资料,绿谷就拜托你们了。”说完在绿谷头上揉了一把,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陷入了短时间的尴尬,然后切岛顶了顶上鸣:“喂,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

犹豫了一下,上鸣开口:“那个…你想吃小鱼干吗?”

“……你还是不要说话了。”

看着上鸣眨了眨眼,绿谷点了点头。


于是接下来,大家的主要活动就变成了,看绿谷啃小鱼干。

这是什么奇怪的发展啊喂!

每个人心中都默默吐槽着,但他们不得不说,绿谷啃小鱼干的样子也很可爱。


房间里的和平气氛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不知是谁心血来潮拿出了一个毛线球。

看着散乱一地的毛线和拿着所剩无几的线团快乐奔跑的人形猫陷入了第二次的沉默,然后上鸣提议:“用猫薄荷是不是就能让他稳定地待在一个地方了?因为我听说猫薄荷对猫非常有吸引力。”

一群没养过猫的青年男女就这么信了。




眼神温柔而复杂地看着躺在厚厚的猫薄荷上像是喝醉酒一样疯狂打滚的、面带满足笑容的人形,又看了满地的毛线一眼,相泽的眼神骤然变冷,他望着学生们,平静地开口:“这些东西收拾干净,还有,一千字检讨,现在。”

1A全员在此发誓,他们再也不听上鸣的建议了。

TBC.

突然出现,在这条下面的问题我都会回复,所以有人来问问题嘛?

(哇我还以为你们会问我的年龄什么的,结果竟然都是作品相关)

第一张是脑洞的打扫过程中突然想偷懒的久久,后面两张是摸鱼

试了新画风

【御泽仓】我的朋友是我情敌怎么办

沙雕选手绝不认输!

来吃恶友泽啊朋友们!!

————————————————————

1l  楼主

如题。楼主今年高三,某名校棒球队的一军成员,现在正暗恋着自己的一位后辈。

这个后辈是个笨蛋,成绩不好大大咧咧又不会看气氛,常常把我气得够呛。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他非——常非常迟钝,对感情上的事一窍不通。迟钝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他的青梅竹马的短信明明透露出了不少暗示,这个家伙也完全看不出来。我时常会觉得我要是不把话挑明了这家伙应该一辈子都觉得大家就是好朋友,令人头痛。

光是他本人的问题就令我非常头大了,结果前几天我发现,我的一位关系还算不错的朋友,也喜欢他。而且我的那个朋友,和我后辈的关系还挺近的,算是搭档。

我现在开始慌了,想告白但是我又怕我后辈会被吓到,从此关系闹僵,这是我绝对绝对不想看到的。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



2l

看得出来楼主真的非常苦恼呢,揉揉!



3l

我记得棒球队里除了经理外都是男生对吧??楼主同性恋?



4l

突然关心楼主是攻还是受的问题。



5l

喂,人家正在苦恼呢,楼上两位不要闹了好吗!



6l

想问问楼主这个后辈有喜欢的人吗?以及他的爱好啊,性格啊什么的!这样的话方便大家提建议!



7l  楼主

好麻烦啊……不过好吧。

我的这位后辈是个投手,是个单纯直接,精力充沛又充满热情的家伙。对棒球非常感兴趣且执着,是个特别有魅力的人。对了,他嗓门特别大,每次上场时都能活跃场上的气氛,大家都挺喜欢他的,不过也都喜欢欺负他。

爱好的话,他喜欢看漫画,什么类型都看。比如少女漫之类的。其他的…会下将棋,游戏打得一般,反正被我吊打那种。

差不多就这样?



8l

竟然看少女漫??好感度up!



9l

光看描述就觉得会是一个非常讨喜的人呢!冒昧地问一句,他长得好看吗?



10l  楼主

……比较可爱的那种。



11l

哇哦!会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够)



12l

那楼主和他关系怎么样呢?



13l  楼主

我常常欺负他…其实也不是欺负啦,就是会拖他练防身术格斗技,派他帮我跑腿什么的,不过他也没什么怨言。我们两个关系挺好的,至少我这么觉得。



14l

……楼主你是不是有点别扭的类型?欺负喜欢的人这种事早就过时啦!



15l

同楼上。

不过好在他没什么怨言,看来是尊敬你也是不太介意你这么做的。了解完了楼主的情况,再说说你朋友的事呗?



16l

对对对,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边说边拿出小板凳坐下)



17l  楼主

……我的那个朋友…性格很恶劣,平时看起来总是吊儿郎当的。常常喜欢捉弄别人,就连队友们都觉得他是恶魔,常被人没有朋友,不过他本人倒是不太在意。尤其是特别喜欢逗我的后辈,觉得他生气的样子很好玩。(我后辈生气的样子确实很好玩x)



18l

哇听上去这个家伙好恶劣啊!快战胜你的对手,楼主我支持你!



19l  楼主

还有就是,虽然很不爽,我的朋友是个棒球奇才,还是个池面。



20l

长得好看怎么啦,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了嘛!……好吧,是可以为所欲为。

一想到是个帅哥在捉弄一个小可爱怎么觉得有点好吃啊!这算是调戏吧!(对不起我是颜狗)



21l

我…我站一秒,就一秒。



22l  楼主

我是让你们帮我想办法的,不是给你们卖cp

安利的。



23l

他和后辈的关系好吗?老是被捉弄应该会不太开心吧?



24l  楼主

怎么说呢…因为常被捉弄有些不爽的原因,虽然我朋友是前辈,我的后辈也不常对他使用敬语,常常向我抱怨又被捉弄了说我的朋友是个混蛋什么的。不过也许是因为是搭档的原因,他其实很信任我朋友,也很佩服我朋友的实力。我朋友对他也是这么想的,说他总是超出自己对他的期待之类的。平时就算抱怨着麻烦,我后辈要求他陪自己去投球时他一般也都会答应。还有就是,尤其在赛场上,其实我觉得这两个人很合得来。会激发对方潜力的那种感觉吧。

最令我不爽的是,我后辈有的时候大半夜了还不回宿舍,蹲在我朋友宿舍听他的研究会,我还得亲自过去捞他回来。



25l

完了这也太合适了!你的朋友其实是个宠妻狂魔对吧???



26l

就只有我的关注点是,楼主和后辈住一个宿舍吗?



27l

楼上我的关注点也是这个!

楼主和后辈在一个宿舍的话,找一天晚上宿舍门一锁跟他说个明白,实在不行霸王硬上弓如何嘿嘿嘿x



28l

楼上你够了!

我想楼主的后辈对楼主的朋友应该还没到“喜欢”的份上,不过我猜他对你们二位的感情都很深,所以我觉得,先挑明的那个也许会占优势。



29l  楼主

还是那个问题,会不会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30l

没成功的话就把锅甩给你的朋友,说这是你朋友出的大冒险。这样的话你的后辈肯定想不到你的朋友会喜欢他吧。一举双得。



31l

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魔鬼



32l  楼主

……那我去试试?



33l

楼主等你的好消息!



34l

加油!!



35l

各大名门高中的朋友们注意啦!赶快关注一下棒球队出没出现什么新八卦,在线等!急!!!



……

48l  棒球

那个…我是某名校的棒球队小透明,一直在关注这个帖子,之前就觉得这个语气和形容的人有点眼熟,然后刚刚发生了一点事,我觉得…应该上报一下组织



49l

快来说说看?!!



50l  棒球

就我们学校棒球队的新王牌,是个特别爽朗的人。一直深受大家的喜爱,我相信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也不是少数。而且和楼主描述的一样,也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家伙,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是太美了。是个大嗓门,而且在某些方面特别迟钝。跟他住在一起的学长是会欺负他但是同时特别护短的那种,反正在我看来是要把他宠上天了。我们队长是他搭档,会捉弄他但是比谁都要认可他。两人关系也很好,总之就是投手丘调情了解一下。

基本上就是除了他以外,整个棒球队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同寝室的学长和队长都喜欢他

我觉得还是非常符合楼主的形容的



51l

我觉得应该就是!否则不可能这么巧的!!!




52l

刚才路过他的宿舍门口时看到学长和他面对面而立,我觉得有情况就闪到一旁偷听,就听学长真的向他告白了!

他愣了一下,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然后学长好像以为他不愿意,就忙说是队长出的大冒险。学长他不擅长说谎,但是他比较笨就信了。




53l

然后呢然后呢???




54l  棒球

这个时候好巧不巧地,队长从他门前经过。

他二话不说把队长拖进了房间,二人间的距离贼近,队长特罕见地红了脸。这种情况接下来不应该是告白嘛,要喜欢的人对我这么做我肯定也脸红。结果你猜怎么着?




55l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56l

我,我也是。



57l  棒球

他对队长说



58l  棒球

“就算前辈他做错了什么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来惩罚他,好在受害者是我,否则其他人会误解前辈对你始终乱弃的!”



59l

!!!



6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窒息我的天这孩子太可爱了吧这已经不是迟钝的程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1l

非常心疼楼主了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2l  池面

……所以说,就是你们这些混蛋乱支招吗?



63l  楼主

@池面  不管怎样,先一个个举报拉黑再说。



64l  池面

走起。




END.

是入坑以来的摸鱼,因为有同框所以加了cp的tag。

p1荣纯p2御幸p3仓持p4东条(我对这个男人有莫名的好感)

有对漫画的延伸(在背上写字太甜了吧)

钻A超好,你们快来嗑

【all出久】身为猫咪的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5)

短更

————————————————

听到响动赶忙冲进了休息室,站在猫窝前的瞬间,突然连如何说话都不记得了,只能呆呆地看着蜷缩在小垫子上的人形,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废久?”爆豪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但他也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光看对方背后的那条尾巴就知道,绝对不可能。

“这是变成人形了?!真不可思议!”因为绿谷现在是裸体状态,羞得捂住了眼睛,丽日感叹着。

“不过和绿谷真的好像啊!”切岛仔仔细细打量着绿谷,“连雀斑都一样。”

“……”轰突然很想摸摸对方的耳朵。

似乎是听见了响动,绿谷翻了个身坐了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向面前的其他人,好像对这些人突然围上来有点莫名其妙。

“那…那个…你听得懂我说话吗?”八百万第一时间跑去找相泽了,推了推眼镜,饭田小心翼翼地问道。

绿谷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会变成人形啊?!!”得知可以交流了,好奇宝宝芦户迫不及待地询问。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可以啊。”

“那你究竟是人还是猫?”问题刚出口上鸣就觉得这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看到那耳朵和尾巴还不够明显吗。

正在这时八百万已经带着相泽回到了房间,看到绿谷的瞬间相泽的眉梢就跳了跳,然后转向了其他人:“这是之前的那只猫?”

点头如捣蒜。

“我们也被吓到了,不管怎样这也太神奇了!”切岛说。

“被吓到了?”相泽歪头瞟了学生们一眼,“所以这就是你们不给他穿衣服的原因?被冻感冒了你们负责?”

一阵寒颤。

不知为何他们觉得相泽好像有点生气。

没敢耽搁迅速跑去拿来了衣物让绿谷穿上,待收拾完毕后所有人都有点恍惚了。

怎么可以这么像。

“那个…怎么了吗?”看到他们都不说话,绿谷莫名的有些犯怂。

连吐槽他为什么会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耳郎摆了摆手:“不,没什么…只是你和我们的一个朋友很像。”

“昨天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很干净。听洸汰说他是在路边捡到你的,你之前是有主人的吗?”相泽觉得如果是可以交流的话,对方如果说自己有主人他们还是该还回去比较好。就算他本人并不情愿。

“主人…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布料贴紧皮肤的感觉很奇妙,绿谷还没能完全习惯,“但我醒来的时候,的确有人在我的面前。”

“什么样的人?”

“嗯……怪人。其中有一个是身上全是手的男人。”

“……”

他们这次算是相信缘分了。

这是得有多巧啊。

不过他们不记得死柄木有养猫啊。

“明白了。”就算心里正经历着泥石流表情仍无比淡定,相泽继续问道:“名字,他们有给你起名字吗?”

“他们对我是有一个称呼,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名字。”

“他们叫我绿谷出久。”

TBC.

(晚一点的时候会更恶友泽,尽情期待)

(顺便卖一发钻A安利)

【all出久】绿谷手把手教你如何一句话让人抓狂


是今日的沙雕


众人→久,久本人感情白痴


我当真是个久吹,真的!!!


※第八个梗有借鉴



1.


冬天一起出门时,绿谷偶尔会轻轻靠在轰的身侧,那种带着点小心翼翼的亲密令轰无比沉迷。

但是一段时间以后,他发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规律。就是不管原本他站在哪里,绿谷都只会贴在他的左边。

有一次没有忍住,他提出了疑问。

听到问题后稍稍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颈,绿谷小声回答:“因为你左边是热的,我有点怕冷。”


原本心里想着“因为左边离你的心脏更近”之类的土味情话的轰突然受到了降智打击。





2.

丽日看着面前的绿谷,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从来到自己面前后就一直盯着自己,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

“那个,丽日同学,我有个问题想要想你请教。”涨红了脸,绿谷开口。


丽日感觉自己的心跳一下子窜了上去。

这氛围…是她想象的那样吗?!


然后就听绿谷继续道:“请问你体检称体重的时候会使用个性吗?”


丽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3.

心操也不知为什么,总之他和绿谷就自己能不能给小动物洗脑展开了争论,甚至打算找口田借小兔子来做实验。



4.

“上鸣同学的电是直流电还是交流电呢?”

学渣上鸣哭着跑去抱爆豪的性感大腿。



5.

“饭田君如果在高速上跑太快算不算违章呢?”

饭田意识到这可能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6.

“相泽老师,您的束缚带是一圈一圈绕在脖子上的还是套上去的?”

“……作业写完了吗就在这儿问这些乱七八糟的。嫌作业少我就再留点。”



7.

站在绿谷对面,嘴角勾起张扬的弧度,正想说点什么恶霸宣言,就见绿谷缓缓抬起了手,示意自己要说话。

他从随身的腰包里拿出了笔记本随时准备记录:“请问一下,你平时会清洗你身上的那些手吗?睡觉的时候那些手放在哪里?”


死柄木:……什么玩意。



8.


做题做到心烦气躁不想再算下去的爆豪转身问绿谷借计算器,而正在钻研一道难题正大脑缺氧思维混乱的绿谷抬头望了爆豪半晌,寻思了一下把对方逼到不想算的究竟是多么可怕的题目无果后绿谷讪讪地问道:“你算什么东西?”


暴躁老哥爆豪呆坐几秒然后一句“我是你爹”伴随爆破对着绿谷迎面而上。


做题做傻了的绿谷至今还没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END.